您的位置: 怒江信息网 > 星座

神葬八荒 第26章:我们是同伴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5:06:07

神葬八荒 第26章:我们是同伴

从始至终,那名玄御宗的长老都在一旁看着,待看到断洛失魂落魄地走出虚元宗之时,顿时脸色铁青地大骂道:“真是废物,玄御宗养你简直养到狗上去了!”

说完将目光转向了莫谷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莫宗主,虚元宗当真是能人辈出啊,我这有一书信,乃是我宗宗主亲笔所写。另外,既然贵宗赢了,我们可是很期待三个月之后的交流会呢,希望莫宗主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啊!”

这些话落下,林孔根本没有等莫谷答话,径直朝着虚元宗大门走去。在经过赤身前的时候,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赤。赤明显的感受到,林孔眼底的杀机一闪而逝,他的心底顿时警惕了起来。

林孔走后,菩提广场的众人并没有离去。不仅没有离去,反而在沉默了片刻之后,轰然爆发出一道惊人的喝彩声。这次玄御宗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,但此刻却灰溜溜地败走了,每位身为虚元宗的子弟心中都是大感畅快。

不过此时众人看向场中赤的脸色都很诧异,究竟是什么境遇才能令一个废物变得如此厉害?难道说,监牢里有什么宝物不成?一想到这,周围的人群顿时热切了起来。赤见到人群那热切的脸色,不禁冷笑一声。

“哥?你不是在监牢里面吗?怎么跑出来了?”就在赤心思辗转之际,一道惊异的声音乍然传了过来。赤转身,却是见到了一脸欣喜之色的荒殿众人。看到那几个熟悉的脸庞,赤那一向淡漠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,变得略微激动了起来。

“罗天,星月,姜晨,梦婷,火舞,你们都来了啊!”赤的声音有些嘶哑,两年的监牢生活,磨去了他当初的锐气,收敛了锋芒,但那曾经的伙伴,却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,还记得他们当初的那一次次训练,有哪个荒殿成员不是在相互扶持,相互鼓励中走过来的。

对于赤来说,荒殿才是他真正的家。在这里,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歧视,也没有收到任何不公正的待遇,有的也仅仅是无数的温暖。所以刚刚在报出名字的时候,他用的是荒殿,赤!而不是虚元宗,赤!

“哥,我们都知道了,当初的事情不怪你,都是我们的错,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!”星月咬着牙,来到赤的面前,沉重地说道。赤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星月,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现在不是挺好的嘛,我们可是同伴!”

“哥……”星月顿时哽咽住了,当他知道了一切的缘由之后,心中无比后悔自己当初对赤所做的事情,这两年来,他都一直在愧疚中度过,如果不是罗天等人一直拦着,他也许都想直接跑到监牢中将赤给救出来。

“哈哈,星月你小子,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,我老姜鄙视你。”就在星月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,身旁的姜晨跑了过来,看到星月的摸样,缓缓地竖起了一根中指。

“老姜,你还敢叫老姜,你丫的就是个小胖子,你别跑,看我不将你手中的包子给全抢了。”星月双眼骤然一瞪,紧接着转过身来。姜晨见情形不对,讪讪地笑了笑

神葬八荒  第26章:我们是同伴

,而后转身便跑了开来,惹得周围众人的一干大笑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突然间,一道咳嗽声打破了众人那欢欣的气氛,只见莫谷缓缓地从主位上站了起来,低沉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,道:“赤,你跟我来一趟……”

四周的人群见到莫谷开口,纷纷惊异地望向了赤,很明显,他们也不清楚莫谷这时候叫赤有什么事情?但一些比较精明一些的人已经有了几分猜测,赤是被关在监牢中的,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,私自逃出,这分明是触犯了虚元宗的律令。

“哥,我们陪你一起去,你为我们赶走了玄御宗的人,我想就算你私自出监牢,他们也没有理由处罚你!”罗天皱了皱眉,低喝道。荒殿众人使劲地点了点头,目光中的坚定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。

赤望了一眼荒殿的众人,只感觉眼眶有些发热,就算时隔两年,当年的伙伴依旧还是伙伴,半点都没有变化,这瞬间的关怀,让得赤的心滚烫。

几人跟着莫谷来到了虚元宗的大厅,刚一进门,赤便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目光向他直直地望了过来。顺着目光看去,赤便看见了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马毅。

“赤,你应该知道我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吧?你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,私自逃出监牢,已经触犯了虚元宗律令,你可知道?”莫谷的声音很轻,但却透露出一股威严。

“弟子知道,弟子愿受责罚……”赤恭敬地弯了弯身,对着莫谷说道。一边的马毅听到赤如此说话,不屑地撇了撇嘴,道:“愿受责罚,你经受的起吗?”

此话一出,不仅是赤,就连莫谷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,不满地望了一眼马毅。但马毅却似乎没有看到莫谷的目光一般,依旧自顾自地说道:“你知道私逃出狱要受到什么责罚吗?轻则打断双腿,逐出虚元宗,重则废去全身修为,断去修炼根基,在虚元宗打扫书至死!”

“什么……”

不管是赤还是荒殿的众人脸色尽皆一变,断去修炼的根基,那是对于一名修炼者最大的惩罚了,在这个世界,如果没有实力,那跟一只蝼蚁没有半点区别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,不仅如此,若是废去了修炼根基,在这个世界能不能活下来还真是个问题。

“老匹夫!”赤的心里大恨,他没想到马毅竟然如此狠,饶是赤的心性惊人,也忍不住对马毅怒目而视,这个家伙,从一开始就处处与他作对,身为一名长老,不为虚元宗着想,却成天打着执法者的幌子,胡作非为。

“宗主,我以为不可,虽然这位弟子逃出监牢是不对,但不管怎么说,他也帮我们赶走了玄御宗,保住了我们虚元宗的颜面,故而我认为他不仅无过,反而有功。”于长老淡声说道,说完还看了一眼赤,微微点了点头。

见莫谷似乎有些认同自己的话,于长老继续说道:“所以虽然赤有过,但他也有功,功过相抵,我想他的功还是远远大于过的。另外,这位叫赤的弟子能打赢玄御宗的弟子,其实力已是出类拔萃,若是稍加培养,必然能使我虚元宗更上一层楼。”

于长老说完之后,便恭敬地退到了一边,等待莫谷的决定。一边的马毅脸色已经铁青,这于长老和他的地位差不多,都是虚元宗的第二把手,所以就算是他,也没有办法直接针对他。更何况他说的,都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“嗯,于长老说的有理,赤有功有过,功过相抵,就这样吧!但我有一个要求,那便是来自玄御宗三个月后的交流会,你……必须参加,而且绝对不可以输,否则给你的惩罚,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?”

“多谢宗主!”赤大喜,他不期望有什么奖赏,对他来说,能和伙伴们一起快快乐乐地修炼,便是他最大的愿望。

“不过参加交流会的人员可不止你一个,刚刚我看了玄御宗宗主留下来的书信,在信中所说,三个月之后的交流会将定在玄御宗举行,分为个人战与团体战。并且每个宗门派出七人,个人战采取七局五胜制,团体战三局两胜制。”

“所以要赢比赛,可不单单是你一个人的事。至于参加交流会的人员,我看就由所有的荒殿成员去吧,人数也正好是七个!”

“宗主,万万不可啊!”莫谷的话还没说完,马毅的声音便已经传了出来,见莫谷的眉头越来越紧,马毅也骤然打了个激灵,他知道这样冲撞莫谷是很不明智的选择,但他却不得不说。

“宗主,荒殿自上一代殿主鬼谷背叛宗门后,一直没落,虽说也是荒殿弟子,但实为外门弟子的聚集地,若是荒殿去参加这等级的交流会,岂不是……”

“就算是要参加,也该是从天殿抽取七名弟子,夺取交流会的最后胜利啊!”马毅颤声说完了他的话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。听完了马毅的话,莫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只是淡淡地道:“说完了?”

“说完了!”

“马长老,我一直敬佩你是虚元宗的开宗长老,对于虚元宗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可是你一再质疑我的决定,究竟是什么意思,难道我这宗主说的话,还需要你来指指点点不成,记住,你只是长老!”莫谷的脸色一沉,冷然喝道。

说完后,莫谷手掌不由自主地在桌上一抓,一大把木屑便直接化为了灰灰,随后转过头来继续说道:“我莫谷自有我的考虑,荒殿又怎么了,当年的荒殿能够带领我们虚元宗走向最鼎盛的时代,今日又为何不行?”

“你看看你们天殿今天的表现,除了林道一人敢出战之外,其余的人哪里去了,都是一群养在花丛里的花朵,不堪一击!”莫谷的话很不客气,听在马毅的耳中,令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。

台下的众人脸色涨红,纷纷大感解气。荒殿在虚元宗被欺压了无数年,今天终于可以开始扬眉吐气了。这一次的交流会便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虚元宗重新开始认识荒殿的机会。

“你们愿意去交流会,并且保证赢着回来吗?”莫谷眼中精光爆闪,望着赤等人说道。荒殿几人对视了一眼,重重点头,低吼道:“我们一定赢着回来,因为我们有必胜的信念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荒殿的几人彼此对视了一眼,目光中都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情绪,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默契,那是一种世上最契合的一种心情,只见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们必胜,因为……我们是同伴!”

桂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桂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桂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桂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桂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