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怒江信息网 > 历史

离落的风景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20:35:41

我知道,也许有一天你终会离开,而我注定无法挽留。泽杰,我常常会这样不安,于是,我开始任性地学着,练习着离别。  —云小烨  校园外的路旁,两排整齐的杨树,古老的枝干萌发出年轻的笑容。  空中飞舞着,一团团的柳絮,杨花漫烂,在这个寂寞的春天写诗。  落尽道路,扑向行人和车辆。  在大学的校园里,这样粗壮的杨树少见,学校的绿色大多是郁郁的常青,长着一身细腻的针叶,在主干道路的两旁,在那酥软的草坪中,陪村着立着一行行稚幼的香樟。  疯长的季节。  陆泽杰记得,童年里,门前都是那种高大的杨树,春末时长出浓郁的青绿,门前不是红得耀眼,而是绿的清凉。  杨花飘飞的时候,像雪一样的傲慢与从容。你无法躲避,它落在地上,翻滚,走远;落在你的发上,身上,又抖落。  轻盈。  迷离人的眼。  就像现在,它柔白的花絮,似细小的锦团也似蒲公英的纤羽。  如此放肆的飘飞,迷离人的眼。穿越过铁栏围墙,闯进校园。  落在湖面的时候,便被戏水的金鲤追逐。    陆泽杰习惯了早起,在早晨清新的空气里,架起画板。勾勒,  调色。上色。渲染。  坐姿安详,眼底熠光。微笑明朗。  陆泽杰习惯了那二十年来那一种安静的成长。安静的生活。  在人群里耀眼。可以一如既往的寡言。  在他的生命里,色彩是他最熟悉的。  画板。色彩。画笔。风景。顾浪宇。  他的心情,藏在那些明明暗暗的色彩里。    陆泽杰像往日一样,坐在湖边勾勒他早上第一眼看到的的最有感觉的风景。  顾浪宇会在早上的大致同一时间,来到陆泽杰身旁,静静地,拎着可口的早点。看着陆泽杰对画板认真的勾勒。  浪宇,感谢这么多年,你一直这样陪着我,让我一直幸福着这似手足般的温暖。除了那些色彩,没有人比你更懂我。更了解我的内心。如果可以,希望我们永远可以这样,像手足一样成长。  ——陆泽杰    陆泽杰面对着画板上的宣纸,手握着画笔,一丝不苟,又轻越随意。“你来了,浪宇。”  “恩,该吃早点的时候了,休息一会儿吧。”  “哦,这么快啊,我的轮廓还没有勾好呢,看来我今天的速度慢了好多哦。”陆泽杰干净清澈的笑。  “没那一定是看到了美丽的风景喽。来,让我看看,你今天画的什么风景啊?”  “呵呵,也没什么啦。嗯,还真有些饿了。”  陆泽杰放下画笔,起身拿起早点,一脸孩子般的笑容,转向湖对面。    泽杰,这么多年了,你一直是那般的安静,冷酷的神情。一如既往的寡言。没有人知道那个真实的你,内心里多么丰富的感情。我总是喜欢看到,你在我的面前,像个孩子一般纯真清澈的笑容。我总可以像个哥哥一样,守护在你身边。  ——顾浪宇    顾浪宇走到画板前,看到依稀的轮廓。湖水,石砌玉栏,榆柳,穿白色连衣碎花花裙的少女,长长地黑墨班的头发。背影。  “哦!很不一般的风景哦,泽杰。”  “哦,什么啊,呵呵,随意勾勒的。”  陆泽杰吃着早点,没有转身,目光飘在湖对面。  顾浪宇走到陆泽杰旁边,并排站着。顺着他的视线望去。  湖对面,榆柳细嫩的枝条随风摇摆,一个身穿白色连衣碎花群的女孩,散着长长黑墨般的头发,双手背着,沿着小道向前走,步履轻盈又带着一种自信。  “那就是画中的风景吧,泽杰。”  顾浪宇嘴边微笑着,眼光跟随着湖对面的女孩。  “嗯,呵呵,是的。”  陆泽杰口中填满了食物,回答的时候,声音是轻快的,像个孩子般的天真。  “这样的女孩很少见啊。步履中透着平常女孩所没有的气质。”顾浪宇说这话的时候,视线由湖对面转向了陆泽杰的画。  “呵呵,能让我们泽杰看中的风景,那一定是不一般的!”  顾浪宇知道,陆泽杰选择画画是正确的,他的眼光一向那么独特,他的感觉一向那么直敏。从小学到大学,陆泽杰的画获得了很多奖项,在各个年级,学校画展的橱窗总少不了陆泽杰的画。在顾浪宇眼里,陆泽杰一直是那么的出色。  似夜空的明星,光芒万丈。  这个众星追捧的男孩,却散发着清辉。  一如既往的寡言。冷峻。无法靠近,却又光芒万丈。  “哎呀,她走掉了。”  陆泽杰像神游突然醒来似的。声音平和而表情没有起伏。  顾浪宇顺着陆泽杰的视线看去,对面的女孩,迈着悠闲的步子,沿着柳堤而去,垂下的柳条,青翠的枝叶很快隐去了女孩的洁白。  顾浪宇说:“今天就不画了,呵呵,我们回去吧”。  “嗯。”顾浪宇回应。他知道,陆泽杰如果要画一幅画,会废寝忘食的去完成,他说要回去,那么说明他今天没心情了。  陆泽杰很快收拾完画具,将画板装进套袋,手提着那些颜料盒。  顾浪宇与陆泽杰并排走着,安静的气氛。  一直这样安静,这么多年。陆泽杰,一如既往的寡言。      陆泽杰的画铺站在画板上,用黑色的绸缎遮盖,放在宿舍的暗处,未完成的作品通常是这样安放在黑色背后,直到它完成现世。  陆泽杰会偶尔走到画板前,看一下那幅画。陆泽杰说,如果能给这样一个女孩画上一幅正面的画像该有多好。  泽杰,我一直觉得这样叫你如此亲切,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,前世,再前世,推前到几百世呢?我不断的听说着别人口中传说的你,不断地去看橱窗里你的画,只是没想到,有一天我会落入你的眼里,成为你你画中的风景。我们就如此没有预料的相识。  —云小烨    将要入夏的季节,清晨的空气一如三月的清澈甜润,从窗外,传来几只鸟的叫声,灵快而轻盈。  陆泽杰没有像往常起得那么早,背着画板去创作,或许是前一段时间,忙于一个小型的画展太累了吧。这会儿,陆泽杰还躺着,俊朗的轮廓清澈明净。  顾浪宇已打回早点。“泽杰,你还没起来啊,今天不去作画了吗?”顾浪宇说。  路泽杰揉了几下眼睛,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。  “哦,今天睡过了。现在去还晚吗?怎么会睡不醒呢?”  “那可能是太累了吧,这些日子忙着画展,也没怎么休息。”顾浪宇说着,走到那面画板,被黑绸缎遮盖住的。  “你的这幅画还没有完成哦,泽杰,有些可惜。”顾浪宇掀开了黑色的绸缎。  “嗯,是啊,我都差点忘了。呵呵,就只差最后的上色了,很快很快。”  “呵呵,我很期待呢。诶,这幅画准备给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啊?”  “嗯,…….只是一次机缘,就叫‘离落的风景’吧,浪宇,你看怎么样。”  “哦,不错不错。只是有一点遗憾的味道啊,呵呵……”  “是啊浪宇,你知道吗,我多想为她画一幅正面的画像,只是不知道,还有没有机缘再见。”陆泽杰边说着边穿好衣服起床了。  “呵呵,你这样说,我倒也很想见见这画中的风景哦。我想一定还会有机缘的。”  “我也希望,如果能够,那这风景于我的眼里,也不至于那么模糊了。”  “呵呵,落入我们泽杰眼里的风景,一定不会就这么匆忙。诶,泽杰,赶快洗漱吧,吃点早点,我陪你还去上次那里,说不定你还能遇到她呢。今天是礼拜天。”  “嗯,好。”    泽杰,我没想到,我不只是能够成为你画中的风景,我还能够见到你,那个我总在别人口中听说的你,知道顾浪宇来找我的时候,又是没有预料的欣喜。  —云小烨    风从湖面吹来,轻摆垂下的柳绦。湖面细水粼粼起伏,折射出点点闪耀的光泽,就像是夜空里,那些似有似无的星星的媚眼。  云小烨坐在湖边的石椅,双手低放在石椅上,双腿轻微的摇摆,交错,仍旧是一身白色的连衣碎花裙,长发飘在耳后的风中。  露出洁净的肌肤。  云小烨所坐的地方,就是陆泽杰端坐作画的地方。  陆泽杰背着画板的身影,如他往日的神情一样冷峻。  垂下的柳绦像是绿色的帘幔,一层层穿越后,与那绿色中渐渐隐现出一片洁白,云小烨摇摆着小腿,像是嬉戏湖水一般。  陆泽杰来到云小烨身后的时候,出乎意料的惊讶,惊讶于眼前这个女孩,究竟是否就是他画中的风景。如此这般清晰,这么近的距离,就到映在他黑色的瞳孔里。  那些出乎意料的事,出乎意料的人,在我们生命里念叨了千遍万遍从未出现的,突然有一天,没有预约的到来,就站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,让你不敢相信。  那么我们是否该回以欣喜,还是回以惊慌。    陆泽杰的表情,依旧是没有起伏的。  云小烨听到身后停下的脚步声,一转身就看到了,那一张默念了千百次,别人口中传说的,冷峻的面容。陆泽杰身后便是顾浪宇。  陆泽杰背着画板站立,目光游离在眼前,这道亮丽的洁白。寡言而冷峻。  云小烨摇摆的小腿慢了下来,转身回望的一刹那,脸上的神情变得静默,静默里又透着几分局促与失措。    没有想到,等到该我们相见的那一天,我们会以这种静默的方式注视着彼此,而没有话语,今生我们的距离终于可以这么近,近在咫尺,我的心里已飘满了你的名字,当我终于把你的名字和人连结在一起的时候,那么多个日子里的传说,从今天起不再只是传说,那么泽杰,你的心里会有一丝的欣喜吗?  —云小烨    “这位同学,你好,可以为我们让出一点空间吗,我的朋友要在这里作画。”  顾浪宇走上前,打破了这份沉默。陆泽杰依旧那般安静。  “啊?……哦。”云小烨从沉静中清醒,脸上分明带着一份羞涩的红晕,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。  云小烨缓缓起身,凝视着顾浪宇,身后的陆泽杰。挪动脚步,转身离去,是一道落寞的身影。  “等等……我想为你画幅画可以吗?”  声音如此的清澈温和,与冷峻的外表甚大的反差。那个冷峻的少年,原来可以有这么好听的名字。  对,这就是陆泽杰的声音。云小烨听得很清楚,他要为她画画。出乎意料的欣喜,莫大的荣幸。  云小烨转身的时候,脸上仍带着一朵红晕。  陆泽杰身后,世顾浪宇干净明朗的笑容。也是那样的清澈。    你没有陆泽杰那样的光芒,然而你站在他身后,为他的光芒注入最耀眼的光泽。顾浪宇,如此善解人意的男孩,永远最懂得为别人着想的男孩,陆泽杰有你这样的手足真的很幸福,这或许就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。  —凌岚  “你好,我叫陆泽杰。”  “你好,我叫顾浪宇。”  “你好,我叫云小烨。”  再没有更多的话语,即使那么近,即使内心里有太多的欣喜仍旧可以这么平静。仿佛你在我的面前,只是我笔下的风景,那么,我用画笔来与你交流,色彩便是我的心。    泽杰,只要你能开心,只要是见到你满心欢喜的去创作你的作品。我都会为你高兴,如同我高兴那是我的作品一般。那么,我就愿意,为你做我所能做的。  —顾浪宇    “喂…喂…快看啊,陆泽杰的新作哦!”  “哇,好美啊!”  “陆泽杰的画,我的最爱哦。”  “真希望哪天,陆泽杰也能为我画一幅画,那有多幸福啊!”  “少臭美啦你。人家陆泽杰怎么会随便就为你画啊。哈哈…”  橱窗旁,围着很多人,欣赏和争论着陆泽杰的画,议论着陆泽杰,那个她们大多数几乎没有见过的、传说中的陆泽杰。还有,云小烨。  很多时候,女孩子就是这样,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争风吃醋。那些尖叫中散发出一种肤浅。  凌岚刚好从橱窗旁经过,被橱窗中央摆放的那幅画,吸引住了眼球。  云小烨!  出乎意料的惊讶。云小烨怎么会成为陆泽杰笔下的风景,大名鼎鼎的陆泽杰怎么会为云小烨作画呢。  凌岚拿出手机拨通了云小烨的号码。里面传来一声声忙音。凌岚接着拨打,好久里面传来接通的声音。凌岚说,这丫头这会儿在忙啥呢。  云小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,一副懒洋洋迷糊的样子,手里抓着电话,眼睛一如既往保持着眠状。  女孩子都喜欢睡睡懒觉,它们要是赖起床来,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,给人可爱的感觉,让你舍不得去责怪。  “喂…电话那边世云小烨明显的迷糊的声音。  “喂,你丫头还窝着呢,赶快起来吧。我这边都想炸油锅似的,人声鼎沸,你丫那还与世隔绝,太平盛世的醉生梦死呢…”  “什么…事啊,这么惊慌。”  “快来橱窗这边,陆泽杰的新作出来了。还有你。”  “什么还有我啊,我这不还在宿舍嘛。”  “哎呀,不跟你废话了,就是陆泽杰为你作的画啊,赶快过来吧,很多人都在议论呢,我挂了啊。”  “啊?陆泽杰?为我?作的画?哦…”  云小烨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,就像突然记起了昨天落在哪个地方的钱袋一样。    泽杰,有一次让我出乎意料的是,我不只是成为了你的风景,而且还在某一天,我被你放大了千万倍的展现再众人的面前。那么,我是否又走进你的心里,或者我只是你眼里,曾经不经意飘过的一道风景。  ——云小烨      云小烨出现在凌岚面前的时候,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黑亮的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肩上,清秀的容貌,洁净的肌肤,如此的清新阳光,与窝在被窝里那个像只小猫一样赖床的她如出一辙。  云小烨看到那幅画的时候,像个孩子一样鼓着腮帮冲凌岚说,“画的还挺像的,就是把我的脸画的胖了一些,这个家伙怎么画的。”然后又冲着凌岚眯着眼,咯咯的笑着。   共 1436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阳痿
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